日薄.01


惘:

A面.
辛小丰拽紧了拳头,眼皮微微下垂,睫毛依旧颤抖着,他感受到周遭空气的黏腻,但是他不能动。注意力在被自己抱着的怀里人脸上,血液从怀里人的头部一直流入到辛小丰自己的衣服里,深蓝色的警服因此变成了暗红,黏腻的程度加深,辛小丰不住地皱了皱眉头,然而他并不敢发出任何声音,只是安静而警惕地看着四周。

他现在所在的位置是一个地下室,不时从头顶传来脚步声,暗示着他上方追杀猎物的猎人还在不断地搜寻着。闭上眼睛辛小丰似乎都能听到那个猎人走过是灰尘被震落的细微声响。

突然的电话铃声让他倒吸了一口冷气,继而意识到自己并非铃声的主人时,他才放松一点,是猎人的电话,头顶传来了讲话声,断断续续,低沉不已,辛小丰尝试着分辨口音,但是未果。

电话谈了一半被挂,楼上的执枪者似乎很烦躁,突然间又变得很安静,之后是一声低沉的咒骂,猎人快步走到出口的位置愤怒地踹开门,随后便再无声音。

门是金属门,巨大的金属撞击声导致辛小丰涌起一阵耳鸣,他终于缓过神的时候,才微微动了动手,他的手按在怀里人的脖子上,脖子在不断地流血,他感觉自己的手似乎和对方连接在了一起,他自己的气息也微弱,最终还是轻声唤了一句:

头儿…头儿你没事吧…

见对方没有任何反应,辛小丰心里暗自咒骂了一句,操,伊谷春你他妈要死别死在这里!

然而在发现自己不论如何也唤不醒怀里人时,怨念到最后只剩下“别死”两字在胸腔里荡着。辛小丰像是突然意识到什么似的,快速的查看着伊谷春的衣服口袋,果然摸到了手机,他自己的那台现如今在刚刚离去的猎人手里,他来不及琢磨那人为什么会拿走他的手机,当时情况危急,他心里只想着伊谷春受伤了,得赶紧带他躲起来。

拿到伊谷春手机的时候,辛小丰快速的拨打局里何松的电话,才一声就接通了,何松只是焦急地说了两个字:位置!
“西区,桥洞边策的地下室,从通道那边…咳…通道那边直接就可以过来。”“行!小丰坚持住!!”
辛小丰闭了闭眼睛,他有气无力地说:“快…快点,头儿…头儿快不行了…”
顺势把手机丢到一边,辛小丰的注意力再次回到了伊谷春的脸上,伊谷春现在眉头紧闭,要不是细微地呼吸声,辛小丰大概真的觉得他死了,他依旧不敢动,感觉伊谷春的血液似乎已经在他的手上结成了一个痂,这点让他想皱眉,然而他却没有任何力气再皱眉了。

他感受到自己的意识模糊,自己的腰间也被弹片擦伤了,没来得急检查情况,他只是在心里默默祈祷着,求你了伊谷春,血别流那么多,你会死的…

剧烈地金属撞击声,辛小丰再又一次耳鸣来袭时,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他感受到了人群,感受到了脚步声呼唤声,甚至参杂着几句焦急地谩骂,然后就是混乱的手电光,以及感受到手被挪开时血液凝固后有撕裂地不适,自己被七手八脚地抬了起来。

辛小丰第一次感受到自己的身体那么轻,他甚至有点想微笑,是这次吗?这次自己能顺利死掉了,帐还完了阿道。

坠入了水里,是深海,腹部的血液在海水里扩散开,身上全部都是伤,每一道伤口都在流着血,身体宛如灌满铅块一样不断地往海地沉下去,海面上的太阳似乎很亮,直直地照射到了海水里,看着那道光,身体距离那道光线越来越远,心里一点求救的欲望也没有。只是不断地想:
千万,千万不要有来生了。

B面.
辛小丰在病床上醒过来时宛如被大海抛上海面,他甚至都觉得身边的一切都是湿的,枕头被罩都在不断地滴水,他惊醒顺势坐了起来,突然产生了痛哭的冲动。因为大海又一次抛弃了他,死亡,又一次抛弃了他。

眼眶已经湿润,然而当他对上另外一双热切目光时,哭泣的欲望如烈日下的水渍,瞬间干涸了。

伊谷春绑着绷带坐在了对面,脖子上的绑带还溢着血,伊谷春眼神带有温度,这种温度让辛小丰觉得一阵心痒。辛小丰一直讨厌这样一双眼睛,他感觉这双眼过于烫人,从来不愿意靠近,然而伊谷春似乎并未感受到自己的双眼对对方造成了多大的不适。

最终还是伊谷春开口:醒了?是不是特别疼?
辛小丰敷衍道:我没事了,头儿你怎么不去歇着…
这时从外面走来一个人,声音甜美地说道:小丰哥你醒啦,我哥还不是因为担心你~一醒来就要求看你,生怕医生们把他手里这把“风吹发断的快刀”给折了~
伊谷春尴尬的咳了咳,瞪了声音主人。

辛小丰抬头一看,声音一如这个女孩,温暖甜丽,伊谷夏。
随即就看到了跟在伊谷夏后面的杨自道,阿道看到自己的眼神有一丝躲闪,辛小丰忽然觉得心头一暖,在这么多年的逃亡中,如果阿道还能拥有一份爱情,他会是打心底里地为兄弟高兴。

伊谷夏递来了一个削了皮的苹果,辛小丰接了过来,其实他并不爱吃苹果,甚至是那种听到苹果被咬的声音都会觉得浑身一酸的人,他把苹果用两指拿着,果汁顺着手指流了下来,伊谷春似乎看出来了什么,顺手拿过苹果找了一张纸垫着,然后对伊谷夏说饿了,伊谷夏回头看着杨自道:“老头咱俩出去带点饭回来~”杨自道对伊谷夏笑了笑,但是并没有直接离开,走到辛小丰面前,用手轻轻拍了拍辛小丰的肩膀:“小丰,我等会就回来。”

辛小丰点点头,他俩就离开了,房间只剩下伊谷春和他两个人,气氛又一次变得难堪。伊谷春的那声谢谢,着实让他吃了一惊,而回绝如本能一般脱口而出,使辛小丰自己都觉得自己眼神闪躲,他感觉非常不好,伊谷春永远都是,让他感觉非常不好。

伊谷春:你…你好好养伤,没想到伤得比我还重,你就不知道直接把我丢在那儿,还带着我跑干什么。
辛小丰:你会死。
伊谷春顿了顿,然后用还完好的手捋了捋额前的头发,眼睛扫了一眼地面然后开口:生死有命,该我死我就得死。不要在乎这个。

辛小丰眯了眯眼,心里想到,会么,自己被死亡抛弃一次又一次,杀人之后在家里等警察来居然都能杳无音讯。命运似乎就是想要他这么耗着,并恶意的在自己的脸上留下一道又长又丑的疤,这道疤别人看不见,只有辛小丰在镜子面前看到自己的时候,那道丑陋的疤痕会布满他的脸,从左眉心骨,一直划到右嘴角。这样的丑陋甚至都会让他觉得好笑。那么多年,自己居然也看得亲切了。

伊谷春对辛小丰的走神不满却又习惯,他稍微抬高了点声音把对面人的注意力再次吸引到自己的身上,打总结似的说到:这次案件本来不属于我们的管辖范围,我俩不走运碰上了,你下次能不能把自己当回事啊,这不要命的我看着都…
辛小丰抬头回看伊谷春,伊谷春觉得一阵语塞,最后转换为烦闷:“总之,你自己多注意一点,我不用你这么老护着,你…你多管管你自己就行。”然后就看着窗户外面,两人再无多言。

杨自道和伊谷夏进来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以后了,阿道多半是被伊谷夏拉着去哪里逛了逛,一脸的烦躁焦灼却不好反驳,进门之后就忙活着为辛小丰摆饭桌,几个人就坐在饭桌前吃了起来,随意地聊着话题,辛小丰在饭桌前用小动作暗示着杨自道,自己需要和杨自道单独相处,伊谷春发现了也没怎么在意,辛小丰反正也无所谓,暗示只是不想让其他两个难堪。

饭毕,伊谷春拉着妹妹识趣离开,杨自道看着辛小丰,辛小丰直接就说:我手机被上次那个凶手给拿走了。
杨自道皱着眉头看着辛小丰,辛小丰继续说道:“不论如何,你先告诉比觉,让他别打我手机也别接我手机打的电话,最近多注意一点。”
杨自道听完低头叹了一口气:“行,你赶紧换一个,联系不上你也不好。”
辛小丰点点头,然后躺回了床上,缩了缩肩膀,声音变得很轻:“阿道…我累了…我先睡会儿…明后天…就给我办出院吧。”



评论

热度(82)

  1. 清风自亭_今天依然不想填坑 转载了此文字
  2. 噜噜啦 转载了此文字
  3. 阿暄要去航海了 转载了此文字
    沉着的冷冽的文风,却在我内心掀起了无数的风暴。喜欢 太喜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