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辛】细轨 13

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杨自道住院半个月,期间陪床任务被伊谷夏强制承包了,辛小丰被伊谷夏挑鼻子挑眼的赶到一边,愣是一点手插不上。

陈比觉曾经来过两次,后来就再也不来了。

陈比觉的原话是,“阿道这傻逼挨一刀还挨回一个媳妇,那黏糊劲,我眼睛都要瞎了!”

杨自道觉得不好意思,陈比觉这话说的他臊得慌,回头能下地了就急着要出院。伊谷夏被他假笑着推拒了两回,骂了他一句死老头,三天没出现。

辛小丰帮他收拾着行李,犹豫道,“阿道,你话是不是说的太重了?”

杨自道艰难的换衣服,“她个小孩子懂什么,你赶紧收拾,早点回去接尾巴,老陈那傻逼我信不过他。我车你开过来了吧?”

杨自道的东西不多,小小一个提包几下就收拾好了。

辛小丰道,“开来了。”

杨自道问,“小丰,你辞职那事怎么样了?”

辛小丰道,“辞职信我扔了。”

杨自道说,“哦。”

辛小丰解释道,“阿道,我想再等等,就,再等等。”

杨自道说,“你别跟我解释,跟尾巴解释去。”

辛小丰不吭声,提着杨自道的行李率先出了。杨自道叹了口气,揉了下心口,跟着他后面走出去。

杨自道说,“小丰,你别怪我说话难听,尾巴不小了,上学的事不能耽误。老陈说是教她,天天教她认星星能教出什么来?以后和他一样窝在鱼排上写书做梦?”

辛小丰道,“阿道你别说了,我都知道。可是,有那么一点希望我总得抓住。”

辛小丰道,“七年了,阿道,就在让我给自己一个清醒的机会,我怕我后悔。”

杨自道无奈,他就是个老好人的性格,怎样也是狠不下心的,“什么机会?你那新队长?”

辛小丰道,“他是个好人。”

杨自道说,“才认识多久你就知道他是好人。”

辛小丰道,“阿道…”

手机铃声打断了他要说的话,辛小丰停下脚步拿手机看了一眼,“是我们头儿。”

杨自道想,这怎么就改口了呢?

辛小丰接起电话道,“喂,头儿?”

伊谷春道,“小丰,你在哪呢?”

辛小丰道,“我在医院呢,我兄弟今天出院。”

伊谷春低骂了一声,道,“行了,我找别人。”

辛小丰赶在他挂电话前道,“头儿,出什么事了?”

伊谷春道,“小五给我电话,说南…”

“老头!”

伊谷夏的声音从他们两的听筒和耳边同时冒出来,伊谷春看见刚才还有气无力肚子疼的妹妹生龙活虎的往后面跑,辛小丰只觉得一股飓风吹过,杨自道身上已经挂了一个。

杨自道尴尬的把伊谷夏从身上撕下去,“你,你怎么又来了。”

伊谷春举着电话回头,辛小丰也举着电话往他的方向看去,视线在空中撞在一起,不由同时怔住。

伊谷春眼睛眨都没眨,他好像是笑了一下。他们中间隔着太多的人,辛小丰没有看清。

辛小丰挂掉电话,看了看伊谷夏和杨自道,抬脚往伊谷春的方向走。

伊谷春闪避着来往的人群,“要走了啊。”

辛小丰道,“啊。那个,头儿你怎么在这?”

伊谷春道,“陪小夏来的。”

辛小丰道,“哦。头儿,你刚才说找人,什么事?”

伊谷春说,“南区有个跳楼的,局长喊人呢。你送你兄弟吧,我一会自己过去就行。”

杨自道拖着伊谷夏走过来,和伊谷春打了个招呼。

伊谷春皱眉道,“小夏,你干什么,下来!”

伊谷夏道,“我不!”

伊谷春道,“你不疼了啊?”

一听这话,前一秒还活蹦乱跳的伊谷夏立马萎靡了,“疼。”

杨自道问,“怎么了?”

伊谷夏笑嘻嘻道,“你关系我啊?”

伊谷夏道,“大姨妈疼,没事!”

杨自道更尴尬了。

伊谷春挑眉,看了看伊谷夏又看了看杨自道,咳了声暂时没说什么。

辛小丰道,“头儿,我跟你一起去吧。”

伊谷春道,“那你兄弟…”

杨自道明白他们这是有任务,当下道,“我自己开车回去就行!”

伊谷春道,“那行,小夏。”

伊谷夏不等他说话,立马道,“我坐老头车回去!”

伊谷春被她怼的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来,最后愤恨的一挥手,“走了!”

辛小丰匆匆跟上伊谷春,一直到车上才忐忑的说,“头儿,阿道和小夏他们…”

伊谷春道,“我看得出来。小夏打小想一出是一出,你那兄弟我看着人不坏,不担心她出什么事。”

伊谷春接起内线,“我是伊谷春,正往案发地去。”

辛小丰疑惑道,“跳楼案还是谋杀案?怎么感觉这么严重?”

伊谷春一撇嘴道,“死的据说是个挺有名的唱戏的,市长是他戏迷,哼。”

开着警灯一路到了一处高档小区,伊谷春停好车,抓着外套摔门下车,辛小丰跟着他后面。

小区已经被警戒线围起来了,人群聚在外面指指点点,几个协警维持着秩序,见着了伊谷春和辛小丰,连忙招手喊他们。

伊谷春瞄了一眼中庭那具被盖上白布的尸体,红红白白的浆状物一直蔓延出很远,“问笔录了吗。”

老张道,“正问着呢,不过人太多,一时半会搜集不完。”

伊谷春道,“问仔细了,我上去看看,”伊谷春招呼着混进协警队伍的辛小丰道,“小丰,跟我上去!”

死者住在十八楼,房门大开着,也封了警戒线。屋内没人,伊谷春和辛小丰四处翻看。这房子里随处可见两个人生活的痕迹,还是两个男人。

不同码数不同颜色的西装,风格迥异的休闲服,成双成对的杯子碗筷,无一不彰显着这里曾经还有另一个人住过。

屋子里随处可见戏曲的元素,角落还放着一身黄袍戏服,茶几上的凤冠,餐桌上半瓶喝剩下的洋酒和一张合影。

伊谷春拿起那张合影,上面是两个男人。坐着的那个脸上勾着油彩,应该正是死者,从后面抱着弯腰把死者圈在怀里的男人长着一张白脸皮,温文尔雅,眼神软的像是棉花。

这两个人的神态亲昵,若不是亲人便是情人。

伊谷春把照片放回去,准备找人查一下照片上的人,他对辛小丰道,“小丰,你看着点,我下去一趟。”

辛小丰走到死者跳下去的阳台,探头往下看,又心有余悸的缩回脑袋。听见伊谷春的话答应道,“好。”

伊谷春转身出了门,等电梯的时候接了电话,低头进电梯的时候和一个人擦肩而过,嗅到了一股明显的男士香水味。

伊谷春揉着鼻子,不喜的皱了下脸。







--------

上一章的OL补了。

评论

热度(159)

  1. 噜噜啦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