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sman][Eggsy/Harry] Galahad,MyGalahad (1-2)

星楼:

A Single Man AU




1


 


 


Eggsy从来不是一个绅士。事实上在他20年的人生中,他从未做过一件和绅士沾边的事。


 


而鉴于当下他正在进行的,Eggsy认为自己完美的诠释了一个反教条主义者的行为法则。


 


Gary Unwin,一个有着一堆街头认识的好哥们,一个伤心的母亲,一个恶棍继父,以及一个天底下最可爱的妹妹的好小伙,正蹲在教室外的拐角,时刻准备着为他的朋友来一场爱的伏击。


 


他记得那金发姑娘叫什么来着,Roxy,大概是这个名字。


她高挑、漂亮、高贵,就读名校。最重要的是,在他的朋友被这姑娘的高跟鞋招呼得几乎无可救药之后,又彻底的无可救药的爱上了她。


 


所以——


“Eggsy,你是这世上最棒的朋友,你必须帮我。只是这一次,只是问她要个电话号码。”


 


 


“只是要个电话号码。”


Eggsy回想起那哥们可怜兮兮的语气。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他还说了一通有关爱情,有关一见钟情的鬼扯,最后终于成功地把所有人的反抗以及反胃击溃了。


 


他愿意冒着被那姑娘踢断肋骨的风险来问她要个号码,只要那哥们闭嘴,回到现实中来,永远不再幻想这些不切实际的玩意儿。


 


高贵的情人、浪漫的晚餐、火辣的性爱、爱情。


这不是那种住在贫民区,混迹于街头,甚至不知道第二天醒来是要努力找份每小时3英镑的零工还是直接一枪爆了继父脑袋的年轻人该去为之浪费时间的。


 


Eggsy揉了揉自己原本就乱糟糟的金色短发,正打算站起来看看那该死的课还要耽误他多久,一双被刷的蹭亮的棕黄色皮鞋进入了他的视线。


 


“嘿,让我们看看这里有什么——”一个卷发的年轻人在同伴们的簇拥下居高临下地望着他:“抱歉,这里不允许外部人士参观。”


 


“行了Charlie,也许他只是迷路了。”Malfoy家的Crabbe接过话头,顺理成章地组织起了另一场哄笑:“大学嘛,都是一个样子,对么哥们?我说——牛津?剑桥?圣安德鲁斯?还是杜伦?”


 


Eggsy站起来。他的个子不算高,只是被包围在一群装模作样的娇贵大学生中间,还算是比较结实的类型。而这会儿他还正在被这群有钱的弱鸡嘲笑,只是因为他穿着和这里格格不入的亮色夹克。


 


但Eggsy爱死这身夹克了,它就是潮爆了。


 


“够了Charlie,你已经快迟到了。”


人群后一个金发姑娘拨开他们,站到了战场中央来,在看到Eggsy时显而易见却又迅速的皱了一下眉头,随后将视线继续投射到Charlie身上,“Arthur院长恐怕不会赞许一个迟到的学生。还有你们俩,Digby,Rufus。”


 


在听到Arthur院长时,那位叫做Charlie的年轻人明显后倾了那么几英寸。可他依旧十分不满,并且不肯轻易罢休:“谢谢,Roxy小姐。但我猜这句话你更应该去警告Hart教授。”


 


到现在为止,这已经不单单是Eggsy和这群Charlie、Digby、Rufus之间的矛盾了。


 


整件事从开始就是个笑话。他只是蹲在这,然后就惹来了这几个娘唧唧的自大狂。接着他要找的那位小姐就像个真正的骑士一样从天而降。他还没来得及问她要电话号码,这位Roxy骑士与那位确实有够欠揍的Charlie之间的战火就仿佛已经蔓延了几个世纪,而他完全不知道他们最初是为了什么而开的战。


 


Eggsy从来就不是一个怕事的软蛋。但此时此刻他认为自己真的应该远离这群古怪的大学生了。


 


但只是那一秒钟的时间,他刚刚退后半步的身体撞到了一个宽厚的肩膀,随之而来的,有一只手稳稳地扶住了他。


 


也就是那么一瞬间,他觉得大学或许是个好东西。


 


你看,他们只是在无伤大雅的互相嘲讽,并没有随身藏着什么乱七八糟的刀具和枪支,真的想要了对方的小命。


 


这里也没有Eggsy熟悉的那些机油、酒精、臭汗以及发霉的面包味。那人身上男士香水的味道就跟他刚才的动作一样的恰到好处,令人安心。


 


接下去,一个沉稳又美妙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我相信Roxy小姐会的。但那不是警告,是善意的提醒。”


 


 


 


 


2


 


 


老绅士。


这是Eggsy对Harry  Hart的第一印象。这位Hart教授显然年纪已经不小了,但保养得相当不错,甚至于比起不少西服店橱窗里的男模海报,这位先生都有着自己的优势。按照Eggsy和他的朋友们一贯的眼光和评判标准,加上如果这是他在酒吧喝高了的情况下,他大概会为老绅士那惹眼的长腿吹一声口哨。


 


他的薄唇微微抿起,绷成了一条严肃的直线。黑框眼镜下的眼神不可说是不悦,相反的,却是相当的平静,让人瞧不出其他的情绪。


 


仅仅是这样,那位Charlie在听到这位老绅士的话后,肩头明显的瑟缩了一下。Eggsy带着点恶意的想道,就好像那句话是什么高压电流,一瞬间就把他给穿了脑,酷!


 


十秒钟后,被穿了脑的Charlie小子就带着他的亲卫队撤离了战场,而胜利者Roxy骑士冲着他们的方向微微仰头轻笑了一下“Loser”,接着扭向Eggsy,如果没看错的话,那里面蕴含着的才是真正的警告。


 


“Hart教授。”


完成了那一发黄灯警示之后,年轻的姑娘转头望着老绅士,笑的乖巧并且甜蜜。


 


多么校园化的温馨一幕。


 


Eggsy目瞪口呆地杵在原地。他大概能意识到自己最先该做的应该是收起自己那半张着口的傻样,可他真的很想先揉揉眼睛,确认自己是不是看走了眼,要知道这瞬间的变脸可不是普通人能干得来的本事。


 


“Roxy。”


老绅士温和的微笑,这让他的脸完全的柔化了下来,就连脸上那些岁月的纹路都带上了些温柔的意味,随后他看向Eggsy,“你好,年轻人。”


 


“呃——你——我是说,你好,Hart教授。”他将手从那潮爆了的夹克口袋里抽出来,脸上奇怪的开始有些发烫。


 


这位老绅士大概就是有这种能力。如果说刚刚他才不动声色的将Charlie穿了脑,这会儿他已经让Eggsy开始坐立不安了。


 


对着一位绅士,你应该表现的举止有礼,行为得当。


 


在很多年前,他的母亲Michelle还没被酒精彻底弄坏脑子之前,她曾经那么温柔的告诉过Eggsy。


 


你好,我亲爱的小绅士。


 


你好,我的Gary小绅士。


 


 


然后Eggsy稍稍挺起胸膛,努力让自己站得更挺拔一些,同时尽可能用一种沉稳的声音回道:“Eggsy,教授。”


 


年长的绅士报以一个称得上是满意的微笑。


 


 


有时候故事的开头并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比如他们该是有一个更加惊险刺激的相遇,他是有着可以参加奥运会素质的不羁天才,而Harry则是个深藏不露的秘密特工;或者他正和继父的跟班斗的不可开交,而Harry出现了,三言两语就打发了那帮杂碎。


 


但这没关系。这就是他们的相遇,也许从一开始就注定好的。


 


Eggsy在很久之后,在他已经可以在书桌下偷偷握住Harry的手后愉快地说道:“你更爱笑,Harry,从那会儿开始。而我,我猜是因为你,我变成了一个更好的人。”




tbc

评论

热度(80)

  1. 噜噜啦星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