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llegal Transaction 01

42:

尤利西斯·克劳用一个Omega换了一匣子振金。听闻这件事的人都认为他已经疯了,毕竟这世上不可能存在这样的好事,就算有八成也只存在克劳的梦里,尽管克劳多次试图对此证明自己所言非虚,听他说话的人仍然只会面露妥协的神色,一副希望从连篇的谎话里得到解脱的表情。


而不识趣的克劳却还在滔滔不绝地讲述他是如何带着那个Omega穿越了瓦坎达的边境线,去参加属于瓦坎达新王的典礼。


白人带来了白色的祭品,而黑豹会享用他的祭品。讲到这里,克劳笑得喘不过气来。抓住这个空当,就会有人适时地插入其他话题,让克劳讲不下去。克劳大声抱怨他还没讲到最精彩的部分,但已经没人愿意听了。



他得到埃弗雷特·罗斯纯粹是个偶然。


当地的毒品和人口贩子声称他们在一架迫降在海湾的军用飞机上发现了他,在搜刮了所有的物资后,他们本想用这个飞行员交换赎金,但左右衡量,和美国军队打交道实在不是什么好事,而且搜救部队已经把他们逼得很紧,他们只想快点出手这个烫手山芋。


而这个被俘虏的飞行员被丢在克劳脚边的时候,克劳立刻发现了两件事:一、在场的就他一个Alpha;二、飞行员是个Omega。


克劳压抑着自己的笑容,他故作沉思,缓缓开口:“你们要有大麻烦了。”


最后当地人被克劳三言两语哄骗,误以为这是个空军上校之类的上级人物,最好的做法是把人交给他隐蔽地处理掉,成为永远的失踪人口。


他处理掉这个“上校”的报酬是几桶汽油和一辆破破烂烂的小卡车。


把飞行员固定在副驾驶席后,克劳把他嘴上的胶布摘了下来,他好奇飞行员眼睛的颜色,但那些银色的发丝已经满足了他的好奇心了,不需要摘掉眼罩。


他凑近他的俘虏深深吸了一口:“多久没用抑制剂了宝贝,你闻起来就像圣诞节。”


刚获得说话权利的Omega爆出了一句咒骂。之后到了镇上克劳用一针注射型抑制剂和一瓶矿泉水换到了埃弗雷特·罗斯这个名字,克劳不介意这是假名或者别的什么,这不重要。


而罗斯以为克劳是来救他的人,问他为什么不给自己松绑,克劳听后笑得非常大声,仿佛整辆车都要跟着他的笑声散架了。


“我的确跟那帮弱智Beta不一样,因为我知道怎么把Omega卖到最高价。”


在罗斯爆发出一连串的诅咒之前,克劳一直在追问他是不是处,最后没得到答案的克劳把胶布又贴了回去,用车载音响放磁带听。



买主非常容易找。美国白人Omega,军队背景,现役飞行员。你不会想知道这片大陆上有多少人想要掏钱把他关进笼子里给自己当作收藏品。克劳把他的小飞行员吹得天花乱坠,一直在等最高的出价。


而没有人掏得起足足一匣子振金,除了瓦坎达。一位匿名的买主说希望在两周后的仪式上献给黑豹一个足够珍贵也足够有趣的礼物,发情的白人Omega是最好的选择。


定金是一块手掌大的未提纯振金矿。作为友好的证明,日子到了由克劳亲自带着Omega前来,不能有任何闪失,那时候先得半箱,事成之后全款。


面对一箱子振金,克劳在脑子里擅自划掉了合同中Omega自愿配合那一条——如果能用药物和发情解决的问题,那么都将不成问题。


回到自己的藏身之处,克劳给罗斯准备了一顿丰盛的饭菜,告诉罗斯自己要发大财了。罗斯没有任何胃口。那天他没有被注射抑制剂,罗斯意识到昨天那支大概是最后一支了,因为克劳找到买家了。


两周对长期应用抑制剂的Omega已经是停药的极限了,就算罗斯不愿意承认,他早在三天前就开始觉得克劳“有吸引力”了,这让他感觉恶心,他开始绝食,克劳就拿出腺体激动药物威胁他,问罗斯是不是很久没发过情了,要不要试试。


但克劳不知道罗斯从没发过情。


罗斯在觉醒的那天,他就强迫自己按照Alpha的规划长大。如果不是飞行员初筛规定不能有手术疤痕,他早在15岁就会把Omega信息腺切除了——或许他以后会遇到什么人,为他生下孩子,但这些选择的发生,绝不会因为发情,绝不会是因为他是个Omega。


他最长的停药记录是三周,那是在进入军队之前做身体评估的时候,也是这个记录为他争得了去海外服役的机会。他记得自己的嗅觉是如何变得敏感,汗腺不停运转,他每天大量饮水,坚持自己的体能训练。审查官里的Alpha显然想把他刷掉,劝他回家,在第三周的测试里故意为难罗斯,罗斯仍能在试飞里做到完美无缺。但在那时罗斯知道自己已经到极限了,毕竟他开始觉得Alpha好闻了,在得到通过文书的五分钟内,他冲到洗手间给自己扎了一针快速抑制剂。



克劳在约定好的那天拿着针剂朝着罗斯走来,对他说交易取消了,看来要重新安排买家了,松了口气的罗斯在克劳推注药物的时候没有反抗,乖乖暴露出自己腺体所在的颈侧。


仅仅在注射结束两分钟后他就意识到那不是抑制剂。


恶心的骗子。罗斯咒骂着,试图挣开锁链,但药物起效的速度快得惊人,陌生的感觉比窒息还要恐怖。


“是你的鼻子欺骗了你,我闻起来就是个健康的Alpha,你会无条件相信我,希望我给你个孩子——但我不会让你得逞的,你的贞洁太值钱了,我无福消受。”



克劳在抱起罗斯的时候,罗斯向他胸口靠了靠,这让克劳翻个了白眼。Omega,他腹诽。


克劳把罗斯放在那辆卡车的后车厢里。就算Omega的气味只有Alpha可以分辨,这样大摇大摆带着一个发情的Omega进入遍地Alpha的瓦坎达无疑是没事找事,但好在瓦坎达什么都不缺,他的瓦坎达朋友为他准备了一块毯子,克劳打赌里面也有振金,但更重要的功能是吸收Omega大部分的气味,就像一块海绵。


克劳还在想怎么留下那块毯子,比如他带着罗斯到国王陛下王座之前,亲自把毯子剥下来,然后自己礼貌退开,不动声色把毯子卷走。


到达瓦坎达边境,买主确认了罗斯的情况后就爽快的支付了许诺的一半报酬,克劳却不愿意留在原地等,他要求陪同自己珍视的商品,直到拿到全款。


用瓦坎达语和自己人交流了几句后,克劳就换了身行装,带上当地人特有的面具进入了瓦坎达。被告知如果轻举妄动,就不会有人知道他来过这里。


而且他不配觐见国王。克劳听后点点头,他自己可以找办法混进去。



埃弗雷特·罗斯已经失去了时间的概念,他觉得颠簸,被人带到各种地方,身边充斥着不同的Alpha的味道,他觉得自己要发疯了,因为没有一个Alpha愿意为他停下。


到最后他被丢在地板上,努力睁着湿润的眼睛,想看清每一次停留在他身上的眼神,却什么也没捕捉到。但一个陌生Alpha的气味越来越明显和确定了。


别再离开了。罗斯在毯子下缩成一团,他循着气味的源头,探出手捉住那个Alpha落在地上的衣摆。


发情的Omega可以杀人。罗斯现在明白了,发情能杀了Omega自己。


他忘记了军队,忘记了飞行技巧和指令,忘记了自己在二十年前就念念不忘的理想,只记得自己是个Omega。


那个Alpha伸手抽掉了他的毯子。




待续

评论
热度(223)

© 噜噜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