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erpanther】瓦坎达民俗考(上)

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Wakanda For Ever:

依旧是出自匿名的男朋友之手(x)


警告:奇怪的仪式


——


【上】


介于曾经在瓦坎达的表现,CIA的罗斯探员当仁不让地成为了美国政府与联合国在瓦坎达特派的亲善大使与代表,手下带着三四对记者和摄影师,几位专门来访学的振金专家和医学专家,还有两位伪装成罗斯助理的人权问题专家,再次踏上了瓦坎达神秘富饶的土地。


给别人找茬儿的爱好真的是自古流淌在美国政府的血液里,虽然罗斯再三警告过如果被瓦坎达人发现,两位人权问题专家会不会被瓦坎达的激进派跟羊一起片成涮肉都不好说。人权问题专家却抓着这一点问是不是君主制国家瓦坎达上位者可以随意处置下位者的生死。


哪里不是呢,形式看起来不一样而已。罗斯翻了个白眼:“如果出事了我可不会给你们求情的。”


瓦坎达的朋友们也不傻,装作除了贵族之外全不懂英文的模样,给来访人员一人一个连着云端的耳麦式翻译机,在当地人那里听了什么,和当地人说了什么,都要走一遍瓦坎达内网。这对记者和学者来说并不是什么大问题,人权专家却只能处处谨言慎行了。


“你干嘛不告诉他们瓦坎达的情报网络已经覆盖到他们了呢?其实不用这么紧张。”


“我也是搞情报的,陛下,如果我跟我的政府说跟瓦坎达比咱们情报机构就像脱衣舞女,你觉得如果你是美国总统,你会怎么做。”


“多给你们穿点。”


接下这一压力重大还可能很被暗杀的亲善大使工作其实不是罗斯本意,但提恰拉委婉地和他透露过,如果非要另选一人的话,会对瓦坎达与世界接洽的速度多少有点影响。毕竟不是所有外交官都有机会证明自己真的爱好和平,希望世界上所有的人民远离战火,甚至宁愿为其赌上性命。


我可以用我的性命去信任你,但其他人不行,罗斯,你信守承诺,而且足够善良,比绝大多数人都善良。还很勇敢。


和罗斯用美国技术视频通话的提恰拉虽然不是三维的,但话语也足够立体了。


罗斯被夸得脸有点红,他支支吾吾地嗯了一声,就稀里糊涂地答应了提恰拉的请求。




罗斯觉得他大概不止是瓦坎达国王的老朋友了,他俩现在就是铁哥们儿。


所以有幸旁观铁哥们儿的选后仪式对罗斯来说并不是一个不可理瑜的事,更何况是苏瑞坚持要他亲眼看看女神巴斯蒂。


啥玩意。罗斯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这就跟你信仰基督教的朋友认真地叫你和她一起去看上帝,你会觉得她疯了,但罗斯不会觉得苏瑞疯了,她是全瓦坎达最聪明的人,搞不好也是全世界最聪明的,要是这样一位伟大的女科学家邀请你去看他们信仰的女神,那么就意味着你真的能看到。


“女神会亲自为国王选出能配得上他的伴侣,而这位伴侣就是她给予国王的祝福和保佑了,如果一位国王深爱他的妻子,那么他将得到一切应得的幸福。”


“万一国王有喜欢的人了呢,或者不喜欢那个被女神选出的人呢,万一被女神选中的人不喜欢国王呢?”


“我们的神可不像你们的神那么神经质,祝福从来都是祝福,不会附加条件的,更不会为难国王。最后一个问题,谁会不喜欢国王呢?”


“……所以你们的母亲是女神选出来的?”


“是的。好了现在开始我不会解答你任何问题了,用你的眼睛亲自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吧,埃弗雷特,我保证你会大吃一惊的。”


“不行,我还是要问。见到女神需要下跪吗,还是行礼就好了?”


“见机行事就好,有我在旁边你怕什么,姆巴库都不吃人。”


但你们的女神是个豹子啊,我还是个白人,我多问几句保命不行吗?罗斯腹诽,公主却在想仪式上给罗斯穿什么衣服了。




到了仪式那天,陪行人员全给塞进大矿山去走迷宫了。而陪同苏瑞来到仪式圣地的罗斯觉得自己穿的跟当时开飞机的时候没什么两样,除了脸上画着金色油彩,还有身上黑白主调毛毯,额外彰显了他瓦坎达王室朋友的高贵身份。好消息是现在他不用戴恐怖分子专用面罩了。


拉曼达王后和其他部落首领都聚在最好的位置,罗斯和公主还有其他一众旁观者站更远的地方,因为一会儿要面见女神,所有人都打扮得非常低调收敛,除了那些王后候选的贵族女孩和亲卫队女孩,她们身上装饰着兽牙,手里握着各式各样的武器。


黑豹提恰拉站在她们中央,身上只有一件篮球大短裤,手里的圆盾和短矛让他看起来就跟游戏里新手村建立的初始号。


来个村长给这个可怜人一点装备好吗?罗斯等着司仪念完祝词,等着司仪升起篝火,等着所有人开始行瓦坎达礼跟着司仪一起规律发出吼吼吼的声音。


罗斯非常礼貌地跟着苏瑞一起行礼,克制地等着什么事发生。之前半米不到的小篝火突然一柱擎天升高了足足有三丈,而在场好像只有罗斯看见了一样,只有他抬起头张大嘴巴惊讶得跟不上祷告了。苏瑞踩了一下罗斯的脚。罗斯只好用尽毕生的自制力无视着火柱弥漫出的厚重迷雾,还有迷雾中数个或者说数十个在人群中飞速穿梭着的灵巧黑影。


他甚至能听见迷雾深处的叹息和笑意,那些听不懂的温柔话语——罗斯非常失礼地怀疑司仪烧的篝火里有大麻一类的危险植物,他现在大概在嗨了。


否则他没办法解释为何那些黑影开始汇聚成一团,越来越大,越来越近,几乎要贴在自己鼻尖,他害怕得想要抓苏瑞的手时,黑影一下吞噬了他,他便从迷雾中剥离开,宛若坠入无星之夜与深海。




迷雾在聚起后就很快散去了,现在是大家最紧张的时刻,巴斯蒂随时都会出现。


提恰拉紧张地环视他周围的姑娘们,姑娘们也用同样紧张的眼神回望他。


每一位旁观者都在伸长了脖子看,司仪把手放在心口上,她确认再三,又用遗憾的眼神望了望拉曼达王后。


巴斯蒂拒绝回复他们的祈祷和召唤,她没有为提恰拉选择任何人。


准备齐全的姑娘们开始把视线转向司仪,想知道这如何收场。一时间,所有人都在窃窃私语。


“大概是因为我们烧光了心形草,天啊罗斯,我们该怎么办……”


罗斯没有说话,他低着头像是被冻在原地,还没有从迷雾中醒来。


苏瑞担忧地蹲下身子看他,要去拍他的脸时,罗斯用极快的速度拦住了她的手。


“不,亲爱的。”


一句极其优雅的瓦坎达语,让苏瑞一瞬间傻在原地。




瓦坎达的贵族们丝毫没有掩饰自己对国王的失望,提恰拉之前还在紧张备战的肩膀低垂下来,他用抱歉的眼神看着母亲,拉曼达王后只是点了点头。接着提恰拉去寻找他的妹妹,希望她不要太难过,却发现她的表情远不是难过。


更奇怪的是站在她身旁的罗斯正在歪头看着他,一脸玩味的微笑。


苏瑞一边偷偷用下巴指身旁的罗斯,一边不停对哥哥对着口型,提恰拉更疑惑了,在罗斯一把拽开毯子丢在地上,灵巧地穿过人群和护卫朝着提恰拉走来的时候,他才读懂苏瑞的口型。


巴斯蒂。


面对突然闯入仪式的白人,在护卫举起武器想要把他赶出去之前,国王开始对着他行礼。紧接着司仪在众人的震惊中跟着国王一起对着白人行跪礼。到这时所有人才刚刚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罗斯”停在下跪的国王身前,弯腰虚握着国王的耳朵,用鼻头轻轻蹭了蹭他的。


“我为你挑了个简单的,他比我们的女战士弱多了。”


纵使提恰拉心中奔腾而过再多思虑,他能说出的只有一句话:“Wakanda forever.”




如约出现的女神并未能减少丝毫众人的议论和疑惑。


拉曼达王后作为曾经被女神选中的人,当然清楚仪式流程,只是“她本人”根本没经历过也没印象了——因为被选中的人会被巴斯蒂附身,瞬间化身战神,和国王进行搏斗。国王只有向女神证明了自己,他才能得到祝福和保佑。这才是为什么国王和姑娘们都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为什么现在提恰拉的表情非常为难,为什么围观者的表情都精彩纷呈。


“罗斯”并未向司仪索要任何武器,“他”亲切地叫着司仪的名字就像一位老朋友,用瓦坎达语请司仪宣布开始。


“格斗技巧,力量敏捷技巧都极其重要。现在我有后两样了,而且绝对比你强,你觉得你有胜算吗。”


提恰拉依然用着请求的眼神看着“罗斯”,就算他明白这场恶战在所难免。在“罗斯”摆好格斗准备的姿势后,瓦坎达的国王将盾牌和短矛也扔在一边。


“轻敌是格斗中的大忌,你会付出代价的,提恰拉。”


“谨记您的教诲。”


“罗斯”先发制人,“他”的速度极快,靠着爆发力举起右拳朝着对方下巴打去,提恰拉单手接住,“罗斯”果然继续朝提恰拉的右太阳穴挥起左拳。


提恰拉知道罗斯是左利手,先用右拳出击当然是佯攻。但他意识到对方的力量比想象中大多了,而且是大太多了。以至于体格更加健硕的提恰拉格挡用的手臂都没有完全挡住“罗斯”的拳头,让“罗斯”的拳峰狠狠擦过自己的眼眶,血一瞬间涌出,顺着国王侧脸的棱角留下一条鲜红的痕迹。


得逞的罗斯向后飞撤一步拉开安全距离,所有狐疑不决的私语都停下了。


提恰拉没有顾上去擦那些血迹,他所担心的事果然发生了,巴斯蒂完全不懂爱惜罗斯的身体,选择了一位身材瘦小的前飞行员,他的身体不仅承受不了提恰拉的攻击,甚至承受不了“他”自己的,“罗斯”击打提恰拉的方法就是感受不到痛苦那样,更像是朝着一堵墙挥起自己血肉构成的拳头,那些痛苦必须有一人来承受,如果提恰拉一味防御,那么“罗斯”所有的力量都会反噬到罗斯的身体。


提恰拉握紧了双拳


“怎么了?要放弃吗?不喜欢我为你选的妻子?”


“他是我信赖的朋友。”


“听起来你挺满意。”


“但他并不知道,也从未想过会发生这个。”


“罗斯”这次没有再微笑了,“他”继续摆起格斗姿势,左拳还沾着国王的血。




罗斯还没有想清楚自己到底是清醒还是昏迷。他的确知道自己在接受到了什么信息,但搞不清自己是通过何种形式接收的,更不知道自己在接收什么。他甚至说不好自己是以什么形式存在的,是不是存在——直到手上感受到了一个湿漉漉的柔软触感。


现在他感觉到手和湿漉漉和柔软了,罗斯松了口气,他低头去看自己的手,世界开始从那一小片皮肤清晰起来。他正躺在小腿那么深的草地里。


他的身旁趴着一只豹子。




提恰拉无法选择主动攻击,他甚至放弃了防御,当“罗斯”攻击他的腹部和脸颊时,提恰拉尽力用手做缓冲,做不到的时候就直接用肚子和脸缓冲,完全的单方面挨打,被一个矮他一头的白人揍得开始吐酸水。


苏瑞捂住了眼睛,她实在没想到巴斯蒂的考验比传说中还要难得多,而且难得看起来毫无破解的可能。


突然人群倒抽了一口冷气,苏瑞把手拿开看到的第一件事就是“罗斯”拽着提恰拉的胳膊把他背在身上,看上去是个过肩摔——一声清脆的咔啪声后,提恰拉被罗斯过肩摔进地里。


这个高度提恰拉不可能摔坏了哪里,撑死要躺在地上缓一会儿,所以那个咔啪声不是提恰拉。苏瑞首先把眼神落在“罗斯”身上,果然“罗斯”的左肩明显塌了下去。


仍躺在地上的国王陛下缓过来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您还好吗?”


“罗斯”摇摇头,说自己的左侧的肩关节脱臼了。




罗斯并不害怕自己身旁的豹子,但他知道自己也不该去摸对方的脑袋,因为明显对方的地位比自己高贵。


他坐起来环视了四周,四周都是直接与天空相接的草原。


于是他恭敬地趴在豹子耳边轻声问:


“您就是巴斯蒂女神吗?”


豹子喷了喷鼻子,表示错得离谱,并顶着罗斯要他跟自己走。


罗斯只好从草地里站起来,这才发现自己身穿绣着金色花纹的白色长袍。




“罗斯”仍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提恰拉看起来有点处于崩溃边缘的意思,他不想伤害“罗斯”,但现在已经两败俱伤了。


脱臼的左肩整个失去了控制,“罗斯”用自己那条装饰用腰带随意固定了一下,接着甩甩右臂表示“他”想快点结束了,瞧瞧现在的瓦坎达国王多么狼狈。


只有右拳的“罗斯”攻击变得非常单调,他现在失去保持平衡的左臂后也不能使用踢术,浑身都是攻击的漏洞——现在随便来个没他高的孩子,只要能抓住他受伤的左臂,制服他就是一瞬间的事。


提恰拉不想这么做,他现在明白如果他不这么做,巴斯蒂会继续下去,直到罗斯一动也不能动为止。他接住了罗斯朝着胸口袭来拳头,听见几声清脆的骨头碎裂声后和剧烈疼痛后,他一拳打在


“罗斯”的肚子上,提恰拉确保这一拳足够重,重到“罗斯”不能再站起来。


“罗斯”弓起自己的背,慢慢软化在提恰拉接纳的怀抱里。


提恰拉和罗斯一起慢慢跪下去,他贴在罗斯被汗水浸湿的鬓角道歉:“我很抱歉,罗斯。”


罗斯没有回应。




在跟着那头豹子走的时候,总有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豹子加入他们,渐渐的围绕在罗斯周围的黑豹有数十只之多,若不是自己浑身上下实在太白了,他实在怀疑自己是他们中的一员。


他们在一座小山丘前停下了,罗斯等着接下来的发展时,“小山丘”动了动。


那是一头,比大象还巨大的豹子,罗斯惊诧之余露出了了然的笑:“所以您才是巴斯蒂。”


巴斯蒂低下头用同样柔软湿漉的鼻头顶了顶罗斯。


女神要罗斯为她守护瓦坎达,守护提恰拉。罗斯点点头答应,这种事他都做过了。


女神要他许诺永远,罗斯想了想,也答应了。


“你不知道你许诺了什么。”


“或许吧。”


“但我不允许你反悔。”


“毕竟您是女神,我知道的,我不会背叛瓦坎达。”


“你还是不知道你许诺了什么。”


巴斯蒂再次用鼻尖亲吻了罗斯。黑色沙海再次吞噬了他。


但这一次每一粒黑暗的沙子都钻入了罗斯的皮肤,顺着血管和神经逆行入心脏和大脑,一路叫嚣


着黑色的剧痛和灼烧感。


罗斯感觉自己要在黑暗里溺死了,一个声音在呼唤他。




等提恰拉怀里的白人再抬起头来,他终于像个正常人那样哀鸣了,过度使用的右侧小臂也被 折断了,两只胳膊完全不能动的罗斯只能用额头抵着提恰拉胸口。见提恰拉愣在原地手足无措,苏瑞快步上把奇莫由珠放在罗斯耳后击昏了他以缓解他的痛苦。在将要陷入昏迷的罗斯在提恰拉怀里缓缓合上双眼的时候,眼泪一颗颗滚落出来。


苏瑞紧紧握着提恰拉的手,告诉她的哥哥都结束了。


现在他有一个受豹神祝福的妻子了。




最后提恰拉没有接受任何医疗,坚持先自己抱着罗斯回到苏瑞的实验室去治疗,苏瑞联系自己的负责人清场,告诉所有人瓦坎达的新王后诞生了,谁出一点岔子都不行。


还没看够神奇振金大矿山的美国人被很不客气地请回了暂住的地方,原本参加完贵族仪式该回来的上司也没有出现,他们现在非常着急。而负责保护(看守)他们的边境战士一脸难以置信,向他们主动分享了罗斯先生的下落:“他是我们的新王后了。”


以防王后是在瓦坎达人理解中是别的什么意思,他们再三确认瓦坎达的国王是不是要和罗斯先生结婚,同居,成为平起平坐的伴侣。


边境战士被问得非常不耐烦。


十几个人完全没能接受这个现状,直到明显经历了一场恶战的国王终于在时隔多天又亲自登门拜访了他们,要他们联系美国政府还有联合国,他要和亲善大使结婚了,还是提前通知一下比较好。


十几个美国人完全被瓦坎达人整懵了,他们面面相觑,最终还是一位人权专家开口:“那罗斯先生现在呢,我们要和他谈谈。”


瓦坎达国王没有掩饰自己对他们的惭愧,他低落地说:“他还没有醒。”


看到十几个白人同样惊惧的表情,提恰拉赶忙补充:“我向你们保证他不会有事的。”




到现在为止,全瓦坎达只有埃弗雷特·罗斯不知道自己成为提恰拉的妻子了。



TBC




真实标题:【震惊!瓦坎达国王当众殴打亲善大使,逼迫其和亲】


匿名的男朋友:大哥对不起,是嫂子先动的手。

评论
热度(278)

© 噜噜啦 | Powered by LOFTER